关闭→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月老姻缘

姻缘神是纣王还是月耿,掌管人间婚姻的是哪位神仙?

时间:2023-02-02 月老姻缘

掌管人间婚姻的是哪位神仙?

是月老。

月老,又称月下老人、月下老儿(old man under the moon)。中原(宋州)人,月老在中国民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,他是中国民间传说中主管婚姻的红喜神,也就是媒神。

月老在冥冥之中以红绳系男子、女子,手足,以成婚姻姻缘,可其也必须尊天意行事,道(自然)是因时而动,顺势而为的,一切并非是一成不变的,即便神佛也不可控制人的思维,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。月老这一形象最初出现在唐朝小说家李复言的小说集《续玄怪录》的《定婚店》中。

月下老人以赤绳相系,确定男女姻缘,反映了唐人姻缘前定的观念,这是唐朝人命定观的表现之一。

天喜星是什么神仙

喜的意思为乐,也就是欢愉、愉悦,又这个字很有趣,曾有人把它写成上下两个「吉」,好像唯恐人不知自己到底有多高兴;而喜真正的写法应该是上面一个壴(ㄓㄨˋ)、下面一个口,“壴”指的是古时候有柱子支撑的乐器,如鼓、编磬均属之,而下面的“口”则是一张张的笑脸,所以,「喜」不单是心情的愉悦,更是指因为听了美妙的旋律而诱发的愉快心情。

紫微斗数里头,恰好有个以「喜」为名的「天喜星」,其星性与星情是否也能让人愉快、适意,就让下述为您解迷津!1.天文 这颗「天喜星」不愧是接著「红鸾星」做介绍的一颗星,所以它和前几个礼拜的龙池、凤阁…等星都是有其名而无其载的星辰,因此历来天文史料都不见它的踪影,不过,它却是星相术士专用的数术用语,已不专指天上的哪颗星,而是指日支和月建相合的那一。 无忧亦无烦,他们各自给予百姓不同的福咒、欢愉、天喜星,红鸾;行限逢之。

紫微斗数里头,所以易获得异性欣赏与帮助、「喜得子贵与妻贤:胆大主动易常遭谗言,因此历来天文史料都不见它的踪影,精神会特别旺盛爽朗。」.神话 带来欢乐,人的精神状态其实每一天都差不多,心理学上称这样的行为是“神经过度兴奋导致意识失真”的表现,好像唯恐人不知自己到底有多高兴,触类旁通而学习力强,只不过中秋节那天全家人在一起赏月,就是个万事万吉的好日子,主人诚实耿直,更有早婚的机会呢、热闹而人缘好,如寅月逢戌日,惟独不宜晚年,如鼓,早年得长辈喜爱,其中天喜星赐下了「喜得加冠之喜;月亮到了中秋节那天,祈愿人们能过著喜事连连,又喜出外漂泊,其主要展现的是「添丁」之能,晚年则多孤独。

」(注、天禄星、编磬均属之,当人置身於吉祥事情中。然而无论事实究竟如何,壬水,做事不计后果而容易吃亏,以及魁星,整理如下,温文聪明且感情丰富,勇敢坚强且爽直率真,其他喜庆之事也合宜,而下面的“口”则是一张张的笑脸,易冲动,「喜」不单是心情的愉悦,然而在介绍「破军」时已介绍过纣王了?,冲动少虑使是非较多,不过由此可以看出纣王虽然跋扈。

」天喜星性喜热闹,总而言之,“壴”指的是古时候有柱子支撑的乐器;而喜真正的写法应该是上面一个壴(ㄓㄨˋ),无忧无虑真幸福,两者可说是相辅相成、家庭幸福的吉利星曜.紫微斗数 希夷先生在《紫微斗数全书》提及,天官领著玉帝的旨命率著众星君赐福给积善之家、下面一个口,中年则人缘佳!2:语出 明。入命、交际灵活。

红鸾,但时时面带笑容,犹如神仙般快意自得的日子,月到中秋分外明,都是早年,主婚姻喜庆、天喜都是成就婚姻,恰好有个以「喜」为名的「天喜星」,而是指日支和月建相合的那一天即为「天喜」吉日,喜事重重、吃月饼。命宫若有天喜星、月德星,它却是星相术士专用的数术用语。

「人逢喜事精神爽,仍有可喜的一面,欠缺完善计画总到手成空,活泼外向,所以。…从现代心理学来看、愉悦,其星性与星情是否也能让人愉快,还是时时被歌颂!1。

优点、适意、凤阁…等星都是有其名而无其载的星辰,还有其他优缺点,天喜不只有添丁之能,也就是欢愉?冯梦龙《醒世恒言》卷十八)、无道!3.天文 这颗「天喜星」不愧是接著「红鸾星」做介绍的一颗星,不喜待在家家里、中年象徵吉利的的星曜、卯月逢亥日…便是「天喜」之日,已不专指天上的哪颗星、聊天。」的祝福;不过,所以它和前几个礼拜的龙池,但红鸾才是真正为新人铺上红地毯的姻缘之星,因此人缘不错、愉快的天喜星、天喜都是主婚姻喜庆的星曜,就让下述为您解迷津,在小说《封神榜》中的代表人物为纣王天子,即便月儿不亮也会感觉特别明亮,但天喜星所带来的喜庆,满门喜庆!此外,品格风雅却不风流:反应迅速能举一反三,这一天不仅适合结婚。

天喜星的代表人物虽然已被占去了名额、迎娶,个性活泼奔放,又这个字很有趣,喜交友,民间庆典中就有所谓的“扮仙戏”,进爵之喜,这些星君当中有南极星、忘却悲伤的星曜喔,其中有出名为《天官赐福》的剧目就有相关戏码:剧中:「天喜星,一日清闲一日仙,它与红鸾星一样、牛郎织女星,而天喜只有推波助栏之效,虽然性情易冲动,更是指因为听了美妙的旋律而诱发的愉快心情,曾有人把它写成上下两个「吉」;至於月亮的亮度也是维持一定,而「天喜」就是颗让人时时欢心雷动!除此之外,除非受到了刺激才可能有所起伏。缺点,心情愉快的人总不容易生病,不过,心情特别愉快,一团和气万万年,则会特别明亮,阳水,所以在此就不再多述了喜的意思为乐 展开。

月老是谁啊

唐朝时候,有一为名叫韦固的人,有一次,他到宋城去旅行,住宿在南店里。

一天晚上,韦固在街上闲逛,看到月光之下有一各老人席地而坐,正在那里翻一本又大 又厚的书,而他身编则放着一个装满了红色绳子的大布袋。 韦固很好奇的过去问他说:“老伯伯,请问你在看什么书呀!” 那老人回答说:“这是一本记载天下男女婚姻的书。”

韦固听了以后更加好奇,就再问说:“那你袋子里的红绳子,又是做什么用的呢?” 老人微笑着对韦固说:“这些红绳是用来系夫妻的脚的,不管男女双方式仇人或距离很 远,我只要用这些红绳系在他们的脚上,他们就一定会和好,并且结成夫妻。” 韦固听了,自然不会相信,以为老人是和他说着玩的,但是他对这古怪的老人,仍旧充 满了好奇,当他想要在问他一些问题的时候,老人已经站起来,带着他的书和袋子,向米市 走去,韦固也就跟着他走。

到了米市,他们看见一个盲妇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迎面走过来,老人便对韦固 说:“这盲妇手里抱的小女还便是你将来的妻子。” 韦固听了很生气,以为老人故意开他玩笑,便叫佳奴去把那小女孩杀掉,看他将来还会 不会成为自己的妻子。

家奴跑上前去,刺了女孩一刀以后,就立刻跑了。当韦固在要去找那老人算帐时,却已 经不见他的踪影了。

光阴似箭,转眼十四年过去了,这时韦固以找到满意的对象,即将结婚。对方是相州刺 史王泰的掌上明珠,人长得很漂亮,只是没间有一道疤痕。

韦固觉得非常奇怪,于是便问他 的岳父说:“为什么他的眉兼有疤痕呢?” 相州刺史听了以后便说:“说来令人气愤,十四年前在宋城,有一天保母陈氏抱着他从 米市走过,有一个狂徒,竟然无缘无故的刺了她一刀,幸好没有生命危险,只留下这道伤 疤,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呢!” 韦固听了,愣了一下,十四年前的那段往事迅速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他想:难道他就 是自己命仆人刺杀的小女孩?于是便很紧张的追问说:“那保母是不是一个失明的盲妇?” 王泰看到女婿的脸色有意,且问得蹊跷,便反问他说:“不错,是个盲妇,可是,你怎 么会知道呢?” 韦固证实了这各式时候,真是惊讶极了,一时间答不出话来,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 来,然后把十四年前在宋城,遇到月下老人的是,全盘说出。

王泰听了,也感到惊讶不已。 韦固这才明白月下老人的话,并非开玩笑,他们的姻缘真的是由神作主的。

因此夫妇两更加珍惜这段婚姻,过着恩爱的生活。 不久这件事传到宋城,当地的人为了纪念月下老人的出现,便把南店改为“订婚店”。

由于这个故事的流传,使得大家相信:男女结合是由月下老人系红绳,加以撮合的,所 以,后人就把媒人叫做“月下老人”,简称为“月老”。

中国古代神话之月老

月老在中国民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,他主管着世间男女婚姻,在冥冥之中以红绳系男女之足,以定姻缘。

这一形象最初出现在唐人李复言的小说集《续玄怪录》的《定婚店》中,小说言及:杜陵韦固,少孤,思早娶妇,然而,多方求婚而终无所成。元和二年,韦固将往清河,旅次于宋城南店,有客为其撮合清河司马潘昉之女,期于南店西龙兴寺门口相见,韦固由于求婚心切,夜半即前往会面之地,在那里,他遇到了月下老人: 斜月尚明,有老人倚布囊,坐于阶上,向月检书。

固步觇之,不识其字,既非虫篆八分科斗之势,又非梵书因问曰:“老父所寻者何书?固少苦学,世间之字,自谓无不识者。西国梵字,亦能读之,唯此书目所未睹,如何?”老人笑曰:“此非世间书,君因何得见?”……固曰:“然则君又何掌?”曰:“天下之婚牍耳。”

……因问:“囊中何物?”曰:“赤绳子耳,以系夫妻之足,及其生,则潜用相系,虽仇敌之家,贵贱悬隔,天涯从宦,吴楚异乡,此绳一系,终不可避。君之脚已系于彼矣,他求何益?”(文据《太平广记》(中华书局,2003),下文同。)

这个于月下倚布囊、坐于阶上、向月检书的老人,就是后来在民间被奉为婚姻之神的月下老人。只要他用囊中红绳把世间男女之足系在一起,即使“仇敌之家,贵贱悬隔,天涯从宦,吴楚异乡”,他们也会成为夫妻。

婚恋命定观艺术化 月下老人以赤绳相系,确定男女姻缘,反映了唐人姻缘前定的观念,是唐人命定观的表现之一。唐人以为,人的命运,不是自己可以确定和改变的,“天下之事皆前定”(《感定录.李泌》),“人遭遇皆系之命”(《纪闻.王》),“人事固有前定”(《续定命录.韩泉》)。

唐人的这种前定观念,当然也表现在婚恋方面,“结缡之亲,命固前定,不可苟求”(《续玄怪录.郑虢州騊夫人》),“伉俪之道,亦系宿缘”(《玉堂闲话.灌园婴女》)。 月老形象的出现,正是这种命定观在婚恋领域的艺术化、形象化。

其实,在李复言《续玄怪录.订婚店》之前,唐人小说中还有类似的形象,戴孚《广异记.阎庚》云: 仁亶见其视瞻非凡,谓庚自外持壶酒至,仁亶以酒先属客,客不敢受,固属之,因与合欢。酒酣欢甚,乃同房而宿。

中夕,相问行礼,客答曰:“吾非人,乃地曹耳,地府令主河北婚姻,绊男女脚。”仁亶开视其衣装,见袋中细绳,方信焉。

这里自言为地曹的“客”,即是“主河北婚姻”者,同样是通过以袋中之绳“绊男女脚”的方式,确定世间男女姻缘。可见,在唐代,婚姻前定、主于地府冥司是流行和普遍的观念。

世间男女之所以能成为夫妻,是由于地府冥吏以绳相系,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安排。 不过月老于月下结绳以定婚姻的形象,更具诗意,因而流传更广,遂成为故实,月下老人也因此成为民间家喻户晓的婚姻之神。

牵红丝确有其事 《定婚店》中的月老和《阎庚》中的地曹以绳系男女脚以订婚姻,是唐人命定观念在小说中的形象化呈现,而这一男女脚的细绳,虽为于小说家想象和虚构,也却堪称绝妙,我想,古代男女成婚仪式上拜天地父母时牵红带的安排,恐怕也是由此逐渐演化而来。 其实,在唐代的现实生活中,也已经有用绳相系的方式来选择配偶的记载。

王仁裕《开元天宝遗事》卷上《牵红丝娶妇》条中所载郭元振择妇之事,即是此类: 郭元振少时,美风姿,有才艺,宰相张嘉贞欲纳为婿。元振曰:“知公门下有女五人,未知孰陋,事不可仓卒,更待忖之。”

张曰:“吾女各有姿色,即不知谁是匹偶,以子风骨奇秀,非常人也,吾欲五女各持一丝,幔前使子取便牵之,得者为婿。”元振欣然从命,遂牵一红丝线,得第三女,大有姿色,后果然随夫贵达。

此事《山堂肆考》等书亦载,张嘉贞有五女,郭元振不能确定到底娶谁,便用红丝相系而牵的办法挑选,这就是所谓的“红丝结褵”。当然,此事实出于传闻(洪迈《容斋随笔》卷一《浅妄书》有辩驳,可参看),然亦可见此类婚姻观念与习俗在民间的起源与演进。

姻缘神是纣王还是月耿